张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清宫旧藏的一位汉装美女图引发的谜题此人是银妃吗

2019/06/18 来源:张掖信息港

导读

银妃身世之谜历史大学堂特邀作者:大燕威王满清覆亡后,故宫对外开放,其间发生了许多很囧的事,比如出现了提款带有“大明雍正年制”的瓷器(

银妃身世之谜

历史大学堂特邀作者:大燕威王

满清覆亡后,故宫对外开放,其间发生了许多很囧的事,比如出现了提款带有“大明雍正年制”的瓷器(也有可能是康熙,但肯定是大明),且这件瓷器就是故宫旧物……也不知保留它的人动机如何。

当然,我的重点是,故宫里的糊涂账是很多的。故宫刚开放时,一些考据做得非常不严谨,而且还经常出现以讹传讹,造谣传谣的事。放在今天,基本同炒作无二。但事情都是一体两面,也为历史爱好者们,提供了不少想象空间。比如如下这件:

▲清宫旧藏的《乾隆妃簪花图》

这幅工笔画像是清宫旧藏的《乾隆妃簪花图》。图中汉装美女,作“当窗理云鬓”状。当然当代青年也干过把左手的簪子P成手机的尝试,于是就变成了《乾隆妃自拍图》……原作中没有文字,宫中档案也没有记载。

这种缺少记载的美女图,历来都是历史八卦者。雍正珍藏的一堆美女屏风,还被网络写手脑补成穿越女,那么1931年《故宫周刊》里的集体YY,也就是正常的了。

那段文字大体是说:

这张簪花图,原本放在一座插屏里的。插屏的一面是它,另一面就是乾隆像。宫里有传说,这位美女是乾隆宠妃,就是不知道名字。柴萼几年前在《梵天庐从录》里记载说,乾隆有位银妃,特别得宠,她的画像有两张,《晚妆图》被日本鬼子买走了,这张是《晓妆图》。东陵遭窃后,在乾隆陵寝里,发现一具汉族女性的尸体。画中穿汉服的妃子像,只有这一张,因此画像中当为银妃无疑。

银妃……不就是《铁齿铜牙纪晓岚2》里头上吊自杀那位吗?

▲《铁齿铜牙纪晓岚2》里的银妃

然而这段考据让我忍不住想吐槽:

槽点1:如果说和乾隆画像放一起,就算是乾隆爷的妃子了,那我的照片要是和吴彦祖的贴一块儿,是否就可以直接去民政局领证了?

槽点2:清代宫廷成员喜欢玩cosplay的真心不少,不但皇帝皇子爱玩,妃子皇后也喜欢时不时过把汉服瘾。妃子着汉服的画像并非这一张。

槽点3:个人认为,你想证明画像里的人是银妃,其大前提必须是:银妃此人存在。如果这人仅仅是从当代穿越脑补过去的,历史考据家就都要罢工了好不好。

▲热爱cosplay事业的雍正皇帝

按照《故宫周刊》的说法,银妃是汉人妃子。和皇帝结婚是要领“从业资格证”的,任何册立在宫里都有册封文件可以查。而乾隆一朝凡有记载的汉妃中,并没有这位银妃。这算是又添了疑案一枚吗?

而前述八卦故事集《梵天庐从录》里的描述,不但爆料猛烈,而且有鼻子有眼,把银妃和香妃做了个“捆绑销售”:

银妃从资格论,是香妃的前辈。她在上小学的年纪,就展现出了惊人的美貌,周边豪门都想聘她给自家高富帅儿子当媳妇。养父黄某不打算让她早嫁人。银妃虽然年纪小,却也口出惊人之语:“美女如好花,能屏男子,葆质金闺,则如好花留树,愈增其贵,否则如坠涃矣。”翻译过来就是:好白菜不能让猪拱了。

十年后,乾隆下江南,果然对银妃一见倾心,就打算带她回宫。这不能叫“拱白菜”了,得改称“纳妃”。银妃入宫后开始非常得宠,又是加封又是赏东西。因为不懂宫廷礼仪,加之想家,她总会在夜阑人静时嘤嘤嘤,乾隆看到,更是怜爱万分,各种安慰。有一天,俩人拌嘴,乾隆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周围人都替银妃捏把汗,但没过多久,乾隆又回来绕着银妃起腻,俩人又和好了。

然而任何一个以狗血为开头的故事,都有一个更加狗血的结尾。回部香妃一入宫,银妃立刻失宠。于是妒恨交加的银妃向皇太后进谗言,说香妃来自回疆,怀中藏有利刃,不知道是不是要对乾隆搞恐怖袭击。老太后被吓得不轻,就将香妃赐死。然而乾隆也不再去找银妃,她只得郁郁而终。

▲目前流传的容妃(香妃)像多是附会,这张是清宫馆藏,当稍微可靠一些

故事如上,真是让我感慨,谣言都是呈批量出现的。就拿香妃来说,历史上并无其人,其原型是乾隆的回部妃子容妃,结合考古发掘已成定论。至于《还珠格格》里她不招太后待见,天天想着和老情人私奔,全是托历史谣言的福。容妃本人,不但在宫廷地位极高,和乾隆感情极好,更是取得了太后娘娘的欢心。有一种说法:香妃之所以被塑造出来,其目的就是要抹黑乾隆高大伟岸的形象。个人觉得多少有点道理。

不过,随之而来则是好奇:既然香妃有原型,银妃有没有原型呢?她成为民间故事的主角,甚至出现在当代银屏之上,恐怕不是没有原因。

▲乾隆画像

我为此翻了资料,结果一份很边缘的文件,掀了乾隆爷早年生活的底牌。

乾隆在还是雍正的四阿哥时结了婚。除了出身高贵的正侧福晋、其他妾室外,还有六名官女子随身侍奉。官女子是从内务府包衣的女儿中挑选出来的,地位比秀女低太多,但既然能当上四阿哥的“贴身丫鬟”,肯定模样不差。

雍正九年,正史记载,四阿哥的庶妃富察氏和正福晋富察氏都有所生育。这是我们看得到的。然而还有一份一般人看不到的文件,《宫内等处添减女子嬷嬷妈妈里底账》中记载:“四阿哥下官女子一人遇喜,每日外添肉一斤。”而在雍正十年七月三十日又记录道:“四阿哥下官女子一人病故。”不知是否是这位遇喜的官女子,且她的孩子生了没有,命运如何,在历史中已湮没无闻。

▲《宴塞四事图》乾隆后妃局部

无独有偶。这部底账继续记载:“雍正十一年……宝亲王下官女子一人遇喜,添守月姥姥二人。”四阿哥此时已被册封为宝亲王。然而守月姥姥都派好了,竟然不见子女出生,实在令人费解。要知道,由宫中有地位的后妃所出,即使是夭亡的孩子,也要正式记录在册。而正史中,直到雍正十三年,乾隆才有了第三子。很有可能是:官女子出身低微,怕丢了宝亲王的面子,故而没有留下记载。

《宫内等处添减女子嬷嬷妈妈里底账》不过就是一本账簿,然而这不起眼的小资料,却暴露了宝亲王的隐私。

雍正去世后,宝亲王登基,即乾隆皇帝。他办理的批公务,就有册封后妃一项。其中被册封了主位,且是内务府包衣出身的女子只有一位:黄氏。这位“黄氏格格”被封为仪嫔。然而,这是一个追封。乾隆元年九月二十八日“追封黄氏格格为仪嫔,遣官读册致祭如例。”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谁都不关心一位死去的地位低贱的格格的身份。她是汉女,姓黄,只在乾隆当皇子时同他有缘,死后被封“仪嫔”,“银”与“仪”谐音。所以我有理由认为,银妃应该是仪嫔的误传。

底账中记载的两位官女子有可能是一个人吗?我觉得有可能。首先,乾隆登基册封的妃嫔中只有一女是包衣出身;其次,如果被追封为妃嫔,那么仪嫔诞下的子女也就能合法地成为皇子、皇女,从而被记录。结合前面的史料,很有可能,这位官女子的孩子,都没能活下来。

▲崇庆太后万寿图中乾隆嫔妃

如果写小说,我会这样将情节穿连:

仪嫔出身低微,只能当四阿哥的贴身丫鬟。但她长得漂亮,很快就被宠幸了。她次怀孕,不幸流产,到后年再次怀孕时,四阿哥非常贴心地为她备下了守月姥姥。然而这次依旧没保住孩子。生产后,仪嫔身体日渐虚弱,没等到已成为宝亲王的四阿哥登基,就撒手人寰。

如果以上编排恰好真实,恐怕许多文艺女青年又要组团去写清穿文和宫斗文了吧。

传说中的银妃,年轻貌美,出身低微,娘家姓黄,均符合史实。只是古人造谣太甚,非要把银妃和香妃扯到一起,大有“关公战秦琼”的势头,实在让人不想吐槽。

谬论不提了,我能确定的是,乾隆皇帝对仪嫔的安葬,非常关心,已经超越了皇帝对一位家奴出身的女性应有的重视。乾隆在他即位的第十年,于自己的陵寝西侧,修建了今天的“裕陵妃园寝”。批葬入妃嫔三人,仪嫔墓居中。在后来的七十一年之久,乾隆的后宫陆续“搬迁”至这片浓荫翠柏的陵园。在星罗棋布的三十五座宝顶中,第三排居中,便是生前籍籍无名、死后享有哀荣的仪嫔的终归宿。

于是文章开头画像的主角是仪嫔吗?不一定,因为没有款识,她可能是任何人。咱们下结论要负责任。

历史永远存在糊涂账,但也永远存在对历史满怀兴趣的“大侦探”。我们只要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总归能一点点接近“真相”的。

银妃和香妃,不该只是用来抹黑乾隆、把他塑造成清代段正淳的工具。她们是人,在这个世上活过、爱过。我希望在历史的故纸堆里,哪怕永远找不到真相,我们也该对她们,抱有哪怕一丝丝对于人的尊重。

于是,我的考据故事讲完了。

本文作者:历史大学堂(今日头条)Tags:中国历史 乾隆 美女 中国古代史 清朝

德州医院治疗牛皮癣
兰州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咸宁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