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梦酒

2019/07/13 来源:张掖信息港

导读

宽大的土炕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炕桌,我的两边,各坐一个女人,像三角板的角一样对称。一个的皮肤很白,却很丑,一个漂亮,皮肤很

宽大的土炕上,摆着

一个小小的炕桌,

我的两边,各坐一个女人,

像三角板的角一样对称。

一个的皮肤很白,却很丑,

一个漂亮,皮肤很黑,

白的穿着黑的体恤,

黑的穿着白的风衣,

在黑白分明的世界里,玩一种

梦幻的游戏,输了喝酒。

丑的女人不喝,

说输了打手,

我赢了,

漂亮的女人说,你陪才喝,

很丑的女人说,你喝了才打手,

我说,这是《南京条约》,

黑的女人说,这是女人条约。

白的女人说,高兴的条约,

当我从快乐的梦中醒来,

身边睡着两只猫,

白的漂亮,

黑的很丑。

手术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婚姻从爱情开始

下一页:绝笔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