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浙商投资墓园惨被骗 立案一年蹊跷多

2019/12/05 来源:张掖信息港

导读

一个虚构的墓园项目,在嫌疑人的精心策划下,成为可以协调办理经营性墓园的 投资项目 。当浙江商人余文翔的公司为此先后付出 000余万元后却发现

一个虚构的墓园项目,在嫌疑人的精心策划下,成为可以协调办理经营性墓园的 投资项目 。当浙江商人余文翔的公司为此先后付出 000余万元后却发现,所谓墓园投资项目暗藏着巨大的骗局。不但相关合法手续根本办不到手,而且嫌疑人涉嫌使用无效印证,并伪造多份协议与文件欺骗投资人。发觉被骗后,余文翔所在的大连裕豪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裕豪元公司)向大连公安报案。不料,此后发生的一系列蹊跷事更让他心生疑虑。

虚构墓园项目 被骗 200万元

201 年9月,大连市九州饭店业主代表郑程向裕豪元公司负责人余文翔介绍了一个 公益性公墓可转变为经营性公墓 的项目。该墓园项目位于大连金州二十里堡街道前半拉山村,占地400亩左右。郑程声称,该墓园项目已具有当地民政、林业、水利等行政部门的立项和批复手续,并且在三个月内可办成公墓经营性手续,未来该项目还可以扩大到1000亩左右。由于此前郑程与余文翔已经认识几年,余文翔对郑程有了信任感。

据了解,郑程在游说余文翔时一再声称,这个墓园项目是前半拉子山村全体村民集资所建,总投资约5000万元。由于二十里堡村要改成街道,整体动迁了,所以村书记想把项目转让出去。并承诺,他已经在当地民政局的领导处核实了该墓园可以办理经营性手续,若投资该墓园,由村里负责协调办理手续。在计算了该墓园项目未来效益前景可观之后,余文翔便让公司财务人员,按照郑程的安排收购该墓园项目。

余文翔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出于对郑程的信任以及对项目前景的看好,201 年10月22日,组建设立注册资金2000万元的裕豪元公司,收购该墓地项目。201 年10月 1日上午,裕豪元公司与当地村委会授权的杜勇签订了《项目转让协议》,同日还签订了《散坟集中管理合同》,《项目转让协议》等,约定项目概况、土地承包期限、转让费用2 00万元及转让费支付方式等内容。

合同签订后,郑程又安排裕豪元公司向杜勇及李强、张祝宁等三个自然人账户汇款。201 年10月 1日至12月1 日,裕豪元公司向杜勇打款2 15万元;201 年11月7日,通过公司叶挺挺向郑程安排的收款人李强打款200万元,11月11日通过公司叶挺挺向郑程安排的收款人张祝宁打款50万元,11月26日又通过公司叶挺挺向郑程安排的收款人李强打款100万元,2014年5月12日、5月16日又向杜勇银行卡汇款25 万元,上述款项累计 268万元。期间,郑程在201 年11月1日两次从上述账户取走现金 50万元。

收购资金到位后,201 年12月1日,郑程又安排裕豪元公司与当地十几户村民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并支付相应款项。12月26日,裕豪元公司与当地村委会签订《补充协议》,购买地上附着物,总价款为 820万元。

不过,因余文翔发现可能被骗,该购买地面附属物的协议并没有履行。

对于如何发现被骗,余文翔表示: 在向上述多人付款后,我多次催促郑程进行项目交接,郑程却总是以种种理由推脱。直到2015年,相关手续三个月办结的承诺也没有兑现。随后我意外发现,郑程与一个名叫刘波的人窜通,在刘波的邮箱内,有相关项目合同文本。为此,我才开始调查该项目,发现项目全系虚构 。

余文翔称: 更为离谱的是,我发现,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郑程、刘波、杜勇等人合伙编撰的一个骗局。甚至连其安排使用的村委会公章、项目地林权证等都涉嫌造假。

涉嫌诈骗  警方办案生波折

就此骗局,2016年4月裕豪元公司向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经侦大队报案。

2017年4月1 日,本社记者分别前往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及中山区检察院求证,中山分局政治科一位主管宣传的民警证实该案仍在侦查中,中山检察院政治科工作人员也称 该案件仍处在公安办案阶段。

据记者了解,裕豪元公司被骗后,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经侦大队受理了该案。随后警方依法询问了杜勇、原村书记谷昭治、郑程、刘波、武卫国、赵丽明等人。

裕豪元公司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材料显示:警方查明,其项目合作方多个文件及印章涉嫌造假。首先,项目承包合同的发包方已于2009年从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前半拉山村委会行政划归大连市保税区管理,名称变为大连市保税区二十里堡街道前半拉山村委会,村委会的印章也已经使用新的保税区行政印章,但是前述嫌疑人仍然使用刻有原村委会名称的印章诈骗受害人;其二,上述多个嫌疑人在骗取受害人时所声称的转让协议已经全体村民代表表决通过并签署会议纪要的事实也查实系虚构;其三,补充协议查实系伪造;其四,林权证查实系伪造。

也正是根据上述证据,公安机关认定嫌疑人诈骗事实成立。2016年6月18日,办案人员传讯郑程、杜勇、刘波三人,并呈请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原主管副局长对上述三人刑事拘留;但该主管副局长却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签字,无奈之下办案人员只得24小时内将三人释放。

此后,在辽宁省公安厅依法协调干预之下,中山区公安分局办案人员终于将案件提请大连市中山区检察院侦查监督处,经侦查监督处认定,该案诈骗罪成立。中山分局于2016年6月2 日同意刑事拘留。然而待办案人员前往抓捕嫌犯时,杜勇却于6月27日逃往国外。于此同时,郑程、刘波等人也利用他们在大连本地司法机关的人脉没有到案。

2016年8月19日杜勇在上海浦东机场落网。2016年9月2 日,中山分局办案人员将该案提请中山区检察院申请对犯罪嫌疑人批捕,但中山区检察院作出了不予批捕的决定。理由竟然是其他 位犯罪嫌疑人未到案无法查证全部犯罪事实,证据不足不予批捕,嫌疑人当天被取保候审。

由于认为警方办案涉嫌违规,在裕豪元公司的交涉下,2016年11月,中山区公安分局更换了主办警官,经公安机关再次仔细调查,确认诈骗罪成立,中山分局于2017年1月20日对刘波、谷昭志、杜勇、武卫国等4人实施了刑事拘留。不过,对关键嫌疑人郑程却未采取强制措施。

被害方质疑:办案警方违法 拉托

更蹊跷的是,在上述涉案人员被刑拘后,被害单位负责人余文翔接到中山区经侦大队长的电话,要求余文翔赶回大连商量案子的事情。

余文翔说,大队长先是对我说着案件如何难办,自己压力很大云云,然后又让办案警官安排犯罪嫌疑人刘波家属纪鹏于当天下午5点在九州饭店2楼与我见面商谈返还 90万诈骗款事宜。1月25日上午11时,裕豪元公司收到 90万元款项。

其后,从1月25日1点51分到26日下午1:17分为止,该大队长共给余文翔打了9次电话,要求裕豪元公司出具谅解书为刘波脱罪。但因收回的款项只有全部被诈骗金额的十分之一,裕豪元公司拒绝出具谅解书。

与此同时,在中山公安分局尚未将该案报请检察院批捕之前,中山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竟主动找中山分局调取案件材料。

让裕豪元公司不理解的是,此后,中山区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批捕了杜勇、原村书记谷昭志,而嫌疑人赵丽明以证据不足取保,嫌疑人刘波、武卫国不构成犯罪释放。余文翔对此表示: 其实在公安机关次传讯刘波时,刘波就已经承认伪造协议实施了诈骗行为。且刘波的妻子纪鹏还亲自安排了退赃。

而本案起主要组织实施作用并且分别与其他犯罪嫌疑人均有交集的嫌疑人郑程,竟然被不予立案调查,客观上导致了整个案件的证据链不完整,所有涉案嫌疑人不能得到全面充分的追究。

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宣传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就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回复称: 领导要求记者去大连市公安局。 而大连市公安局管媒体事宜的一位干部,又以 若要采访需要上级部门介绍 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大连市中山区检察院政治处负责人赵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该案,公安方面仍在按程序办案。 就当事人质疑的检方公诉科长主动找警方调取案件材料的情况,赵军则称: 不了解情况 。他认为,检方有时与警方协调办案也是正常情况。

中风前兆有哪些症状
宝宝眼屎多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窦性心律失常好治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