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巴尔加斯略萨演讲可惜诺奖没颁给博尔赫斯

2018-10-26 13:42:37

巴尔加斯·略萨演讲:可惜诺奖没颁给博尔赫斯

中新北京6月17日电(张中江)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尔加斯·略萨17日在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题为《一个作家的证词》的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诺奖可惜的一点就是没有授予给博尔赫斯。他还提及自己与胡利娅姨妈的婚姻,并表示“爱情是去体验它,而不是描写它”。  此次访华是巴尔加斯·略萨第二次来到中国。造访北京之前,略萨已在上海发表演讲并出席文化活动。  17日上午的演讲原定于10:00开始。由于场面火爆,人头攒动,开始时间略有延迟。  10:15左右,一头银发的略萨身着深色西装出现在会场,现场掌声四起。据主持人介绍,由于飞机晚点,略萨昨天后半夜才到北京,基本没有时间休息。不过年过七旬的略萨当天精神面貌不错,看不出疲态。  演讲开始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授予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荣誉研究员”称号。  落座后的略萨首先说,中国是非常令人着迷的国家,“我之前只来过一次,现在的中国已完全不同于15年前的那个国家。”  回忆童年:记忆深刻的就是那些书  巴尔加斯·略萨1936年出生于秘鲁的阿雷基帕市。但略萨对自己出生的城市没有什么记忆,也只在那里住过一年半时间。由于略萨的父亲在妻子怀孕期间离家出走一直未归,幼年略萨随外祖父一家搬到玻利维亚的科恰班巴,在那里幸福地度过了人生的前十年。  略萨回忆说,自己在5岁的时候学会了人生中重要的事——读书。童年记忆深刻的也就是那些书,凡尔纳、大仲马的小说都读过。还曾经在读《基督山伯爵》时落泪,泣不成声。从那时起,文学已成为略萨生活的一部分。  但略萨的童年不都是美好的回忆,后来,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以为父亲早就去世了。(外祖父家族)他们以离婚为耻,跟我说父亲上了天堂。”略萨说。  在重新与父亲住在一起之后,略萨童年的快乐消失了。他发现了另一种现实。  略萨表示,因为那些痛苦的经历,“让我作品多产”。对于童年时期幸福快乐的记忆,自己倒是没写出什么作品。  畅谈文学:受到萨特和福克纳很大影响  略萨讲到,自己年轻的那个时代,文学并不是一种职业,更像是人们的业余爱好,靠写作也并不能维生。略萨喜欢文学,但从没想过要成为专业作家。  略萨表示,大学时期的体验,对自己非常重要。从那时起,自己萌发了想写一本小说描述独裁政府控制下的社会现实。  略萨坦言,自己早期的小说受萨特影响很大。存在主义大师萨特曾说过“文学应具有社会”。他认为语言可以产生行动,作品不能空洞无物。  另外一位对略萨影响很大的是美国作家福克纳。略萨表示自己曾大量汲取美国作家的文学技巧,尤其是福克纳的叙述技巧和多样性的结构。  在略萨看来,福克纳“就像是建筑师”。他对时空顺序的组织以及作品的结构,都引人入胜。  巴黎生涯:在法国发现全新拉丁美洲  大学毕业后,略萨的短篇小说《挑战》获法国文学刊物的征文奖并得以赴法旅行,后到西班牙并在马德里继续深造。1959年,略萨重游法国,在巴黎结识了胡利奥·科塔萨尔等作家。  17日的演讲中,略萨回忆说,那时,很多年轻人都梦想去巴黎。好像如果想成为艺术家、作家,就必须去巴黎一样。  略萨表示,在法国生活七年,对自己的文学生涯有重要意义。那一时期,略萨结识了很多的拉美作家,如博尔赫斯、科萨塔尔等。  略萨说:“我在法国,发现了新的拉丁美洲。”  “在巴黎,我真正认识到自己是拉美人,发现了用我们语言写就的全新文学世界。”他说。  风格转变:从“不苟言笑”到“无幽默,不小说”  略萨表示,自己的作品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下半期,发生了很大转变。  本来自己受萨特影响,不在作品中使用幽默元素,认为严肃文学就应该严肃。萨特本人很聪明,但他的众多作品中任何一段文字都不会令读者发笑。  但是,当时自己突然发现一个故事,如果严肃讲的话,会让人觉得虚假。为了让读者相信,必须得让读者大笑。  略萨当时发现的,是军队的“劳军女郎”现象。这个故事吸引了他,略萨不禁好奇,军队是怎么做的呢?是否有个管理局?  略萨发现这个故事无法用严肃的写法,于是加入了幽默元素,后来写成了“大家可以从头笑到尾”的《潘达雷昂上尉与劳军女郎》。  这本书的创作对于略萨来说是一个新的体验。从那时起,略萨的作品中始终出现幽默元素,丰富了写作方式。  关于爱情:是去体验它,而不是描写它  巴尔加斯·略萨的感情生活颇为传奇。19岁时,他与舅母的妹妹胡利娅姨妈结婚。这段被家人视为大逆不道的婚姻在1964年结束。翌年,略萨牵手表妹帕特里西娅,并接连有了3个孩子。  略萨将自己首次结婚的经历写进了小说《胡利娅姨妈与作家》。  谈及这本书的写作经历,略萨回忆说,自己上学时曾在广播电台担任,认识了写电台小说连播的作家。那些情感类的小说,有很夸张的情节。后来那个作者劳累过度,自己把连播情节弄混淆了,不得不放弃写作。  略萨特别想介绍他的故事,于是开始动笔写小说。但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像是在虚构故事,于是把自己的一些结婚经历加进去。  略萨表示,当时自己结婚也很混乱,就像他写的故事。  在随后的提问环节,有人问略萨“如何看待爱情”。  这位大作家回答时表示,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已经有无数的语言描写过了,很难写得新颖,很难避免落入俗套。在自己的作品中,每一次讲到爱情,都感觉有很大困难,难就难在如何把爱情用新颖的方式表现出来。  略萨说:“爱情,是去体验它,而不是描写它。”  谈诺奖:我会唤醒博尔赫斯 把奖项颁给他  当被问到“下一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可能是谁”时,略萨笑称这得去问瑞典皇家科学院。  略萨说,如果自己可以颁奖,“我会唤醒博尔赫斯,把奖项颁给他。”  在略萨看来,诺贝尔文学奖可惜的一点就是没有授予给博尔赫斯。他对西班牙语文学的贡献非常大。  当被问及未来的计划时,略萨表示,自己有很多写作计划,不缺计划,缺的是时间,希望有足够长的寿命能完成计划。  寄语文学爱好者:如果喜欢,那就去做  略萨对文学爱好者的建议是:如果喜欢文学,想一生从事这项事业,那就去做,全心投入。文学是美好的事业。  略萨表示,大部分作家并没有天赋,是依靠刻苦努力、自我批评的态度,一点点走向成功的。  略萨还表示,福楼拜对自己影响很大。他开始写《包法利夫人》时没有任何天赋,但自己始终追求完美,坚持不懈,逐字逐句地修改。通过严格要求自己,弥补了天赋的不足。  略萨认为,只要不放弃,所有人都会是实现自己的梦想。

Excel培训
星力平台
无机布防火卷帘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