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我文盲父母的教育之道

2018-12-02 16:43:06
我文盲父母的教育之道 教外国学生的课本中,有关于父母教育孩子方法的讨论题。

班上来自韩国、日本、新加坡、俄罗斯、英国、德国、新西兰、阿根廷等国的学生,亲身经历有异,观点也各不相同。

大致说来,亚洲学生普遍认为,父母应当严格教育孩子,这是对孩子负责的态度;而亚洲籍以外的学生,则无一例外,对这种说法,全部持反对意见。

他们认为,父母跟孩子的关系应该是朋友式的,是平等的,轻松的。

来自新加坡、已经在德国念了近四年硕士研究生的“娘惹”学生,介乎亚欧之间,十分纠结:一方面,她承认母亲的教育方法是有效的,没有母亲的严格教育,自己不一定能考上好大学,不一定有公费留学德国的机会;另一方面,她又认为母亲给她的压力太大,使她过得很不快乐。

尤其是,她在德国进的是德文系,班上其他学生全是德国人,很长时间里,感觉很孤独。

学生们各抒己见,说得很热闹,不由我不联想起近期媒体上热议的两位生猛育儿名人及其业绩——动辄骂女儿垃圾、要求女儿每科成绩拿A、不准看电视、琴练不好就不准吃饭的“虎妈”蔡美儿和四个孩子三个考进了北京大学还有一个准备进中央音乐学院、提出“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京大学”口号的“狼爸”萧百佑。

当然,也不由我不联想起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成功人士。

但是,我有今天这样的情形,似乎也有值得想一想、说1说的事情。

按照正常情况,我的前途无非两条:一是像我全部父辈一样,做农民;二是像我很多同辈一样,学门手艺,做泥瓦匠,或者木匠。

当然,后来一不留神做了生意或弄起企业,发了财,或者一无所获,也是有可能的。

而考上大学,走做学问、写文章的道路,实属意外。

由于,在我之前,我那六百多人口小村的历史上,历来不曾出过大学生。

如果我说父母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教育方法,无疑会授人以柄,仿佛我在标榜自己是天纵之才。

因此,我曾努力思考我父母特别的教育方法。

不料,思考的结果,竟然是我父母说过的一番话:“只要儿子书读得上去,挈裤卖镬,我们都愿意。

”“挈裤卖镬”,是当裤子卖锅的意思。

说得高雅一点,就是:为了支持儿子念书,他们愿意克服一切困难。

我文盲父母的这类态度,在村庄里,在那个年代,在亲戚中间,是比较另类的。

为此,我的父母没少遭乡邻、亲戚们的奚落。

乡邻、亲戚们认为,三个儿子都在念书,没能早早弃学务农,在生产队挣工分,或拜师学手艺挣钱,是造成我家贫困、我父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