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港

当前位置:

13岁女孩被父亲生意伙伴强奸父亲选择算了

2019/06/13 来源:张掖信息港

导读

13岁女孩被父亲生意伙伴强奸 父亲选择"算了"(图)心理团体活动结束前,谢灵珊(中)勇敢站出来分享自己的体验。“爸爸,我原谅你了”

13岁女孩被父亲生意伙伴强奸 父亲选择"算了"(图)

心理团体活动结束前,谢灵珊(中)勇敢站出来分享自己的体验。

“爸爸,我原谅你了”

13岁那年她被父亲的朋友强奸无法原谅选择“算了”的父母

20年过去她四处漂泊锒铛入狱父亲节到了她要写一封家书

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谢灵珊(化名)是一名“顽危犯”,有创伤性自我封闭症,并屡次自杀、自残。近日,监狱举办“了解情绪做情绪的主人”心理团体辅导活动,在活动结束时,她热泪盈眶,勇敢站出来分享自己的收获。她告诉,她准备写一封家书,原谅父亲。

这也许是给已老年痴呆的父亲的父亲节礼物。

创伤:遭强暴离家出走

放逐:诈骗获刑十二年

谢灵珊(化名)今年35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22年前的那场梦魇行将消散。于是,她愿意坐在面前,回忆过往。她礼貌且克制,眼睛红润,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是珠三角人,很机灵,11岁已经帮父亲管理厂子。13岁那年,父亲生意上的拍档喝多了酒,她被强奸,遭受了无论如何奋力抵抗也无法摆脱的恐惧。

灵珊觉得,她所有的不幸皆起源于此。当时,父母知道后,为了维持生意,没有去报警,选择“算了”。这变成难以愈合的创伤,让她对家庭尤其对父亲怀有很深的怨念。15岁,她离家出走,与男友到了新加坡。受尽委屈后,她回到香港,在一家大公司做财务管理。

她再也没有回过广东的家,“我害怕回家。很矛盾,不知道怎样面对父母。”但那始终是生她养她的亲生父母,时常会想念,但又不想见面。每次见母亲,她都选择在酒店,放下一些钱,静悄悄地离开。

谢灵珊说,她被诊断患上了创伤性自我封闭症,在面对问题时,习惯的应付方式是退缩。她有过自杀行为,靠吃安眠药入睡,先后在澳大利亚治疗半年,在香港治疗了一年,均未见起色。

2010年12月,谢灵珊到广东省女子监狱服刑,罪名是诈骗罪,刑期12年。她说自己“想赚快钱,走上了邪路”。据判决书显示,2007年4月至2009年12月间,谢灵珊以能够办理内地与香港通用车牌、办理驾驶证、购置房产、合作投资等各种名义,骗取多名被害人的钱财。共诈骗八次,骗得财物共价值人民币元及港币40000元。2010年10月,法院一审判处谢灵珊有期徒刑12年。

“刚开始,我对这里的一切都不信任,不信任警官,也无法信任同改(其他服刑人员),很不开心。我多次想要寻死,曾经用热水烫伤自己,还喝了两杯洗衣粉水,严重灼伤了我的胃。”谢灵珊说。

她有两个孩子,都很年幼,现在托付给母亲,母亲每个月都来探监。“每次见面句话就问我身体怎么样?看到我瘦了她就哭。我知道,她担心我,她也在责怪自己。我不知道该不该原谅她。”父亲已经有些老年痴呆,谢灵珊从来不让他来探视,“我跟妈妈说,他来我就去自杀。”

服刑期间,谢灵珊被安排入住一间宿舍,“那个房间和我被强奸的环境太相似了。”她恳请警官为她调宿舍,但未获允许。“警官认为我必须跨过那个心坎。”那段日子她一度痛苦到精神崩溃、尿失禁。“警官人很好,她甚至肯帮我换尿湿的裤子。”经过几个月的专项矫治,她终于可以与警官坦诚交流。

挽救:危机干预心理疏导

和解:选择原谅走出心狱

针对谢灵珊的情况,监狱及时成立了个案攻坚组,针对性地制定了治疗挽救方案。谢灵珊对自己的罪行有悔恨之心,很希望能够早日回家。同时,她在入监前就有创伤性自我封闭症,并有过自杀史。长期的心理封闭造成她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内心有很强的痛苦体验,甚至数次晕厥,大小便失禁。看到干警就一直哭,自述有自杀的想法。

狱警先是鼓励谢灵珊参加各类文娱活动,逐渐走出“自我封闭”的世界,还特地选择偏外向、能够积极参与监区及监狱文化活动的服刑人员作为她的互监组,为其营造一个活跃的外部氛围。

一开始,谢灵珊被安排入住三楼的一间宿舍,“那个房间和我被强奸的环境太相似了。”她恳请警官为她调宿舍,但未获允许。“警官认为我必须跨过那个心坎。”她回忆起来,对警官很感激,尽管那段日子她一度痛苦到精神崩溃,神志不清严重到尿失禁的程度。

“警官人很好,她甚至肯帮我换尿湿的裤子。”谢灵珊说。经过几个月的专项矫治,她现在能严守监狱纪律,积极参加文娱活动,自信心有较大的提升,也不再紧闭心门,能以开放的心态与警官坦诚交流。

“今天你们将携手走一段不平凡的路,这段路叫作风雨人生路,所有人都将蒙上眼睛,不准说话,在一个队员的带领下,通过路障,到达目的地……”这是五月底广东省女子监狱的一次心理团体辅导活动一个环节,有三十多名服刑人员参加,谢灵珊也在其中。这次活动帮助服刑人员通过游戏体验不同的情绪,增强对情绪的控制能力。

女服刑人员用纱巾蒙上双眼,排成一队,手牵着手,在警官的带领下从活动室走到室外的操场再走回来。回到活动室后,女警官播放轻音乐,并声情并茂地朗诵了一篇优美的文章,“在漫漫人生路上,从不放弃我们的就是父母。”许多女服刑人员无声地哭泣起来,蒙在眼上的纱巾湿润了。

活动结束时,谢灵珊主动站起来分享自己的体验。“曾经,我觉得周围很黑暗,就像眼睛被蒙上了那一刻。但别人握住了我的手,那么温暖,我勇敢地平平向前滑行,没有过不去的坎。我曾自杀、自闭,严重抑郁,警官给了我很多提示,现在我已经知道回去的路了。”

内心的牢狱比服刑更加痛苦。谢灵珊说,她要给父亲写一封信,原谅他。

调查:75%罪犯情绪控制能力差

罪犯心理矫治在上世纪80年代才被引进我国监狱,大体形成了心理测试、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咨询与治疗、心理危机干预等几项工作内容,为监狱的安全与稳定以及罪犯改造质量的提高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根据广东省女子监狱的调查,在关押的罪犯中有75%以上的罪犯存在情绪控制能力差,遇到挫折或不如意事件时,情绪波动幅度大,情绪容易激动无法自控,蛮不讲理,破口大骂。部分罪犯心胸狭窄,爱钻牛角尖,常因小事与小组罪犯发生争吵,人际关系紧张、处理事情简单、粗暴,容易冲动。部分罪犯社会支持系统较薄弱,遇到情绪悲观、改造压力大等情况,容易引发自杀行为。

广东省女子监狱针对罪犯情绪自我调节能力差、人际关系紧张心理问题、悲观情绪比较突出的主要特点,开展分类矫治活动。2010年、2011年、2012年分别在罪犯中开展“情绪调节”、“关爱你我她”、“关爱生命、我爱我存在”工作坊,提高罪犯情绪控制能力和挫折心理承受能力。经过团体辅导和个案辅导,75%的重点罪犯在情绪控制能力和人际关系处理上都有不同程度改变。(文、图/练情情实习生钟佩蓉通讯员尹华飞、阚淼、李鹤九)

原标题: 13岁女孩被父亲生意伙伴强奸父亲选择"算了"(图)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着色芽生菌病
白带异常
电子管理软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