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雨中承诺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张掖信息港

导读

“冰儿!”宇碟惊喜地叫着。冰儿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孩,一时想不起自己曾经认识他,心中奇怪他怎么认识自己的。突然,冰儿看见这个男孩嘴角的一颗黑

“冰儿!”宇碟惊喜地叫着。冰儿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孩,一时想不起自己曾经认识他,心中奇怪他怎么认识自己的。突然,冰儿看见这个男孩嘴角的一颗黑痣,心中一冷,立刻想起来,这不是一个多月前和自己相亲的宇碟吗?这世界怎么这么小啊?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冰儿,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我们到那边走走,好吗?”宇碟激动得语无伦次。  冰儿微微皱着眉头:“我和同学聚会呢,我不去了。”  宇碟低声恳求:“好不容易才遇到你,我们一起散散步吧,我不会耽误你和同学聚会的。”  冰儿摇摇头:“我不想去。”  冰儿身边的娟子见了,连忙说:“冰儿,你去吧,反正你知道我家在哪里,我们在我家等你。”娟子说完,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往前走了。  冰儿很不情愿跟着宇碟走到桥边,心里想的是快点去找自己的同学,至于宇碟对自己说了什么,冰儿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想早点结束这令人尴尬的场面。  冰儿不时地说:“我得去我同学家了。”  宇碟总是说:“还早着呢,我们再走走吧!”  冰儿低着头,继续跟着宇碟朝前走着,心里数着大概有多长时间,时间像是凝固一样。  终于忍无可忍了,冰儿坚决要走,宇碟无可奈何地望着冰儿:“你就不能再陪我走走吗?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要不是我家出了事情,我早就跑来找你了。”  冰儿心里苦笑着:如果不是因为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早就拒绝你了,哪里用为难自己呢。冰儿生硬地说:“不行,我是一定要走的。”说完,什么也不理会,就急冲冲返回原路。宇碟叹了口气,默默地跟在冰儿的后面,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了。  好不容易到达娟子的门口,冰儿长长舒了一口气,宇碟轻声问“冰儿,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  冰儿心里嘀咕着:“永远也别见。”但嘴里还是说:“以后再说吧!”说完就三步并做两步,冲进了娟子家里。  回到自己的单位,冰儿感觉特别郁闷,原来谈恋爱会这么令人尴尬和难受啊,那简直会让人窒息而亡的,往日的快乐仿佛也随之烟消云散。冰儿越想越恐怖,决定和宇碟彻底分手。便提起笔,拿出信纸,在纸上翻来覆去地提到自己年龄还小,现在还不想考虑谈男朋友的事情,希望宇蝶能早日找到自己称心的伴侣。信寄出去,冰儿感到一阵轻松,那无忧无虑的快乐似乎又回来了。  这几天,冰儿的心情特别好,那银铃般的笑声常常感染着周围的同事。一同事打趣到:“冰儿,你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老是傻笑,前段时间看你老是愁眉苦脸的呢。”  冰儿做了个鬼脸:“我呀!什么好事也没有,难道你们不知道我这个人笑了。”  另一同事说:“这冰儿,就跟孩子一样。”  冰儿突然想起离自学考试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自己连书也没有买到,惊呼:“糟糕!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到书,看来这次报考又白报了。”  “没关系,我帮你买了自学考试的书。”天知道宇碟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冰儿惊得后退几步:“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宇碟说:“我托朋友买了你要的书,今天特意跟单位请假给你送来。”  同事们冲着冰儿笑笑:“你们好好聊吧!我们去散步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冰儿一听,脸唰地红了,此时恨不得地下个洞能钻进去,心里说:真是倒霉啊!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呢,我明明说好了跟他绝交的。  冰儿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跟你写信说明了我的意思吗?你怎么还来找我呢?你没看到我同事都在笑话我吗?”  宇碟低声说:“我知道你还没有买到自学考试的书,今天真的是特意来送书的。我还以为你会高兴呢?没有想到你会怪我。”  冰儿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太重了,便说:“对不起!”  宇碟轻声说:“冰儿,你知道吗?看你眼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  冰儿低下头,嘀咕着:“不可能的!”  宇蝶叹了口气:“我说的是真的,我以前谈过一个,也是别人介绍的,都快两年了,但一直没有感觉。刚好她嫌我家穷,所以就断了。唉!”  冰儿的同情心又乱用起来了:“那你是不是很难过呢?”  宇碟笑笑:“我和她断了以后心里很轻松的,一点也不难过,但是在接到你的那封信后,我的心好痛。”  冰儿瞥了瞥嘴:“怎么可能呢?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我现在真的不想去考虑这些事情,好烦!”  天空飘下几滴雨点,冰儿急忙道:“你快点回家吧,要不赶不上车了。这书你拿回去,我不要了。”  宇碟苦笑着:“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好吧!我不会勉强你的。但是这书你需要,你不能连书也拒绝的,你就当我是个普通朋友吧。”冰儿默不作声,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太不近人情。  宇碟又说:“你能陪我一起等车吗?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  冰儿从房间里拿了一把伞,跟着宇碟来到路口等车。这时雨越下越大,却迟迟未见车子的踪影。  宇碟说:“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你的。”  冰儿不解:“为什么呢?”  宇碟又是一声长叹:“冰儿,你知道吗?我父亲在外地出差突然患脑溢血,生命垂危,我本来要去那里服侍我父亲的,在我刚要踏上火车的时候,我身患肾结石,突然发作,痛得晕倒在地上,还是当地的几个服务员将我送到医院。在那段日子里,我只要想到你,心里就甜甜的,你给了我生活的希望。”  听着宇碟的话,冰儿感到酸酸的:“你父亲的病现在好点了吗?”  宇碟摇摇头:“还没有度过危险期,我父亲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儿女都大了,生活条件也好了,现在竟然得了这样的病,我不知道我父亲能不能挺过来。我现在对生活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只希望我父亲的病快点好起来。”  冰儿悄悄地望了宇碟一眼,泪珠竟然在他的眼睛里打转。冰儿的心猛地被抽了一下,感觉自己在这个时候这样对待宇碟,太残忍了。大颗大颗的雨点滴落在伞上,似乎是一声声谴责:“冰儿,你怎么啦?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一颗本来就受伤的心呢?你怎么可以只顾自己的感受,这么自私呢”  天色越来越暗,始终未见车子。宇碟说:“看来今天是等不到车子了,我走回去吧!”  冰儿说:“四五十里的路程,你怎么可以走回去呢?你今天晚上就跟我同事一起住吧,你明天再回去吧!”  宇碟摇摇头:“不了,我不想再麻烦别人了,没有关系的,我可以慢慢走回家的。”  冰儿说:“天这么黑了,又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可以走回家呢?你跟我一起回单位上吧!”宇碟双眼呆滞地望着前方,固执地摇了摇头。  冰儿低声道:“跟我回单位吧!算我求你了。”宇碟眼里闪过一丝希望,点了点头,默默地跟着冰儿来到单位。  聆听着窗外的雨声,冰儿没有一丝睡意,那阵阵雨声幻化为宇碟的眼神,那眼神满是绝望和无奈。一种恐惧感侵袭着冰儿:难道自己真的是那么残忍,那么自私,真的要让宇碟带着绝望和失落回到家吗?自己该如何做呢?直到凌晨三点,冰儿才迷迷糊糊睡着。  “嘭嘭嘭”一阵敲门声将冰儿从睡梦中叫醒。冰儿开门一看,宇碟立在门外:“冰儿,我要去等车回家了,你能送送我吗?也许我们以后很难再见面了。”  冰儿梳洗完毕,跟着宇碟来到路口。宇碟盯着冰儿的眼睛:“我们真的是那样没有缘分吗?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我不会纠缠不休。唉!我不知道我今后的生活还有没有幸福这两个字了。”宇碟幽幽地叹了口气。  听着那声长叹,冰儿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如果你愿意,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宇碟顿时露出欣喜的眼神:“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话一出口,冰儿立刻就后悔了。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样的一句没有什么,可冰儿知道自己一旦承诺将永远也不会反悔的,今天这句话将是自己对宇碟的一生承诺,也是自己一生的选择。  又下雨了,宇碟拎着一大包菜回来,笑嘻嘻地说:“老婆,你看我这个模范丈夫能干吧!简直就是名牌老公。”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承诺,冰儿轻轻地笑了…… 共 31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射精症病症到底有着怎样的形成因素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夏夜独卧望星空

下一页:我很纯